适合秋季的花卉-荷兰菊

霜降,秋天最后一个节气,海边已是一派晚秋的景象,“霜降碧天静,秋事促西风。”今年的气温降低得早,此时的蓝天也有清肃萧瑟的味道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气肃而霜降,阴始凝也。”霜降之后,昼夜温差更大,地表空气遇冷凝结成霜,天地肃穆。
霜花,红叶,寒烟,东篱菊。秋天最好看的景致,就在这欲去还留之时。什么都浓烈得不能再浓烈了。
无边落木,如火秋林,苍茫的繁霜,散不去的烟霭……好像万物都不舍得就这样走向素白的冬天。
霜降时节,正是菊花满地,人们把菊视为“候时之草”,古籍上载:“霜降之时,唯此草盛茂”。
菊花就像是专门为了霜降才开放的花朵,每年的晚秋时候,很多公园都有赏菊大会。这种每年只为此时开的执著,让菊花除了高洁、隐逸之外,还给人多一分感动。
你迎风冒霜来见我,我又怎能辜负,这也是人生的相逢之美,价值观相同的人,跨越万水千山总会相逢。
与名贵的品种相比,野菊要开得早些,花期也更长,就像孩子般无拘无束。不像名品菊花,一盆是一盆,要一瓣一瓣地欣赏弧度、颜色。这种大片的花美在蓬勃烂漫的气势和率性坦然的性格。
阿那亚路边有一种可爱的小野菊——荷兰菊。荷兰菊又名纽约紫菀,原产北美,是90年代才引入的舶来品。花开有紫红色、白色、蓝紫色、黄色和粉色几种,阿那亚种植最多的是紫红色的“丁香红”。
虽秋已深,但这种小花还在灿烂的绽放,一眼看上去,像是燃烧的岁月,开朗豁达。
荷兰菊的分枝性极强,花束繁茂,而且花期极长,八月下旬始花,十月盛花,可持续到十一月初才渐渐衰败。
所以,在这种小花的陪伴下,我们经历了欢乐之道的热闹欢腾,生活节的温馨喜乐,直至此时,心渐渐沉静下来,在安静之道中探索心灵成长的轨迹。
荷兰菊是宿根花卉,所谓宿根就是指不论土地之上的荣枯,花的根茎在地下可以持续生长两年以上,像我们熟悉的鸢尾花、玉簪花、芍药、秋海棠、君子兰都是宿根。
宿根还有一层意思,即佛教、道教所谓的前世。这也无端地给荷兰菊罩上了一层宗教色彩,好像它也可以修炼成仙,又延伸出一段凄美的神话爱情故事一样。
在西方,荷兰菊的花语是活动和说谎,听起来就有很多故事。
活动的花语来自宗教,传说荷兰菊曾是献给圣维鲁夫利德生日的,这位名字很长的人具有超强的传教能力。因而,荷兰菊就代表了永不停歇的旺盛生命力。
“说谎”的花语则来自于农业。以前农人坚信荷兰菊叶子晒干后点燃,其烟可以驱散蚊虫,然而事实是蚊虫对这种气味非常热衷,结果虫害比以前更猖獗。
时间长了,“说谎”便成了荷兰菊的另外一个花语。不过也可以理解为是对这种小花清甜气息的一种赞颂。
虽不是“满城尽戴黄金甲”的霸气,取上十几支荷兰菊做秋日里的写景插花放在案头,也有一番悦目滋味。
这种小菊花的好处就在于,你不用会什么插花的技巧,一大把放在玻璃瓶里就能带来一室的生机盎然。
荷兰菊另一大好处是种植成本也亲民,不论是温暖静好的阳台,还是尘嚣喧扰的马路边,这种花都顽强地生长。
以最少的花费换来生活最大的惊喜。简直是阿那亚生活理念——“有品质的简朴,有节制的丰盛”最天然的践行者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苗木推荐

相关文章